我間中仍會想我們會見面,在那間紅磡近黃埔的商店。
你若然還記得那諾言,曾說今天我們流浪到海邊。
你照片留在一封情信裡面,每一天仍是照舊看它一遍。
我仍然還記得那笑臉,曾在當天我們遊玩過夏天。
我都曾寫你在每天的日記,但放棄你卻像再沒可能夢想,像一個沉悶的獨唱。
你照片留在一封情信裡面,每一天仍是照舊看它一遍。
兩年前遊過的動物園,來到今天我們流浪到那邊?
我都曾寫你在每天的日記,但放棄你卻像再沒可能夢想,像一個沉悶的獨唱。
但放棄你卻像再沒可能夢想,像失去甜蜜的合唱。

現在就像一個沉悶的獨唱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