搞不懂是什麼作祟 好像冥冥中自有安排

中學時期一心想加入籃球隊 不為什麼 只是因為想當田羽希
希望有那麼一天 段承風真的會出現
也那麼剛好 有那麼一個人 把自己當成了段承風
幼稚 當時我們開心地沈浸在我們的幻想裡
他努力打籃球 我努力地支持他
他說過 i am his first supporter

其實過了10年 我還是一樣支持他 就算他已經不再了
我心裡還是有他

還是會想起和他一起吃ice cream 一起去sentosa
還是會記得我們有多開心
就是因為 我們在最失落無助的時候支持著對方

緣分就是那麼奇怪
另一個他現在也在籃球社 也曾經是籃球隊長
可是 他卻不能為我帶來我需要的元氣蘋果
怎麼樣都無法補回我心裡的那個洞

Advertisements